欢迎来到春色吧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youngerfashion.com。春色吧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只有朋友才能参与重建。”

叙利亚战后重建序幕终于开启,谁才是它眼中的朋友?

8月17日,大马士革国际展览会开幕,这也拉开了叙利亚内乱终结后重建的序幕。大马士革国际展览会由阿萨德总统大力推动,这是自2011年叙利亚内乱开始后的第一次展览会,对叙利亚战后重建意义重大。


2017大马士革展览会在8月17-26号进行

来源:Prokerala.com


尽管政府军在反对派和“伊斯兰国”控制地的军事行动仍在进行,此次展览的总干事法尔斯卡尔理德告诉法新社,该政权希望这次展览“标志着重建的开始”。当前,部分西方国家已经开始努力,对从“伊斯兰国”解放出来的地区进行有限的早期恢复。随着“伊斯兰国”在军事上的失败,及其在该国大片地区冲突缓解协议的签署,从作战行动向重建的转变将会加速。


毋庸置疑,叙利亚战后重建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多国政府和国际公司都希望从叙利亚的重建中获利。叙利亚总统巴萨尔阿萨德曾表示叙利亚重建将主要仰仗俄罗斯、伊朗和中国。叙利亚多位部长也表示,这三个国家在重建方面有优先权。


在大马士革展览会开幕式的讲话中,阿萨德谴责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是“不值得信任的”,是“政治上的乞丐”,并拒绝土耳其作为重建的合作伙伴。在谈到其它国家参与叙利亚重建时可能扮演的角色时,阿萨德断言:“这里不会有安全合作,没有大使馆,也不会让那些不公开和明确地与恐怖主义断绝关系的国家参与。”


“我们不会允许敌人和反对者用政治手段来实现他们在恐怖主义方面未能取得的成就。”与阿萨德立场一致的高级官员反复重申了阿萨德的立场,即“只有朋友才能参与重建”。本月早些时候,叙利亚总理对来访的奥马尼代表团表示,“叙利亚将给予在反恐战争中支持叙利亚的友好的兄弟国家的商人们优先权。



2017年2月普京曾为叙利亚重建资金事宜向国际社会施压

来源:TheMediaExpress


大约两年前,一个俄罗斯贸易代表团在大马士革宣布,“俄罗斯公司将领导叙利亚的战后重建。”他说:“那次访问为价值10亿美元的合同奠定了基础。”最近,俄罗斯私人安保承包商因其在作战行动中所扮演的角色而获得了“回报”,他们在石油和天然气合同中获得了丰厚的利润。


伊朗一直是叙利亚政权的主要资金支持者,它与叙利亚签署了新的贸易协议,并鼓励本国公民进行房地产消费热潮,推高了一些巴沙尔政权控制地区房价。伊朗在国际展览会上展示了其影响力,超过40家伊朗公司参与其中。


叙利亚的邻国也急于在重建中分一杯羹,并且公开了他们的野心。7月下旬,安曼召开了由约旦建筑承包商协会和公共工程部主办的“叙利亚重建国际会议”。据一位前财政部长说,黎巴嫩正在扩建的黎波里的港口,因为官员们预测叙利亚重建对建筑材料有巨大需求——“这是黎巴嫩需要认真对待的一个机会”。


即使是那些站在反对派一边的政府也在争取采取行动。今年2月,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访问沙特时,沙特商会理事会主席对土耳其的一家报纸说,“在叙利亚的战争不会再持续一年了,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将会是叙利亚重建者。”


2017年2月伊朗总统鲁哈尼在德黑兰会见叙利亚总理哈米斯

来源:Reuters


然而,叙利亚战后重建面临着严峻挑战。叙利亚的重建计划必须尽可能地降低引起大规模暴力和治理失败的可能性。如果重建计划失败,民众可能会放大内乱前的不满和失败,叙利亚将会再次陷入持久的暴力冲突中。


学者丹尼斯认为,根据伊拉克和阿富汗重建的经验和教训,国家合法性的构建、对人民的安全的保证以及满足民众的基本需求的能力是战后国家成功重建的三个重要要素,且缺一不可。如果缺乏其中一个,就会导致不稳定和持续的冲突。


因此,重建计划的成功实施与政府的合法性密切相关,叙利亚政府的治理能力也亟需得到认可。同时,叙利亚重建的方案对将要参与的盟友邻国都有深远影响。


学者海德曼提出了叙利亚战后重建应坚持的四条原则:


2017年4月时叙利亚巴沙尔政权控制的区域(绿色)

来源: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

    

首先,应确保重建资金的跨境渠道是公开透明的、值得信赖的。而且,重建资金不受政府控制,这些是避免避免叙利亚政府腐败的唯一方式。这意味着在短期内,将投资重点放在那些仍在巴沙尔政权直接控制之外的地区。


其次,确保重建资金由地方参与者引导和管理,而不是为了实现巴沙尔政权的政治目标和特权。自2011年以来,随着外部参与者在叙利亚各地社区的广泛联系,叙利亚地方政府有能力设计自下而上的重建进程,增强地方参与者的自主权和依赖性,并反映当地民众的需求。

    

再次,尽管叙利亚战后的重建需求巨大,但大规模的资助将会滋生腐败、低效和浪费。如果将资源按当地需求和当地能力分配,那么将重点放在地方重建上的战略将是最有效的。在非政权控制的地区,那里的破坏程度比叙利亚西部的主要城市中心要小,小规模的重建可以产生显著的积极效果。


第四,减速发展。叙利亚战后重建很迫切,但不可冒进,进展过快可能会导致设计拙劣、执行不力的项目。将重建支持的步伐与上述规定中战略相匹配将减少向社区提供无法有效吸收的资源的可能性。


参考文献

1. Steven Heydemann, Rules for reconstructionin Syria Thursday, August 24, 2017

https://www.brookings.edu/blog/markaz/2017/08/24/rules-for-reconstruction-in-syria/?utm_campaign=Brookings%20Brief&utm_source=hs_email&utm_medium=email&utm_content=55672005

2. Denis Dragovic, Its Time to Break Up Syria,June 25, 2017

http://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its-time-break-syria-21308?page=show

 

今日主笔 \ Terasa